韩辉不满,“小叔,你说什么呢,我在涂药酒,你闻不见这满屋子的药味啊!”

  他小叔淡淡说道,“我当然知道你在涂药酒,我是说他!”说着朝周寅扬扬下巴,“别告诉我这是你的女人阿!”

  一说这个,韩辉就满脸的惨不忍睹,“唉,不是,不是,他是男的,我也是今天才认识他。他——他是——”转头问周寅,“你叫什么,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  周寅放下药酒,自行在旁边的沙发上坐下来,姿势还挺优雅,身上及膝的小伞裙裙摆铺开成一个扇形,裙摆下露出两条笔直的小腿,很斯文地并拢并且微微侧着,他大概属于天生毛发比较轻的人,皮肤白皙,没有一般男人腿上很重的汗毛,脚下踩着一双白色的帆布休闲鞋,尺码也不大,端正坐在沙发里,腰挺直,肩膀放松,双手交握放在腿上,精致的脸在灯光下几乎看不出瑕疵,脸上有点客气礼貌的微笑,乍一看还挺像那么回事。

  除了韩辉的小叔非常沉稳能够不动声色外,韩辉还有他小叔身后跟着的几个保镖看得都有点眼发直。他们不知道周寅骨子里是个无比敬业的演员,讲究演什么像什么,对任何异装都没有心理障碍,拿起长剑他就是大侠,穿上裙子就是淑女。

  等周寅简单说完自己是离家出走的学生,最近在片场打工,大概是因为抢了谁的戏而得罪了人,所以有几个混混大晚上来找他麻烦,他逃跑的时候正遇上韩辉后,韩辉的小叔就朝身后一人一摆手,“去查查。”

  那人点头出去打电话。

  韩辉在一旁听着直生气,“你说跑就跑,换什么衣服?多此一举!照你那么说那个地方就剩你一个人,换上了裙子人家也照样知道是你!”

  周寅对他微笑,“我要不换裙子,大晚上的半路拦住你的车你能让我上去吗?影城那边那么偏,我靠两条腿跑迟早要被人追上。”

  韩辉没话讲。

  过了一会儿,韩辉小叔的两个手下同时进来回话。一个是去查周寅的,简单对韩辉小叔说,“没错,斯楠,二十岁,最近两个月一直在片场打零工,据说是因为挤了《无忧江湖》里吴绍波的戏,被他找人教训。”

  周寅了然,吴绍波是他最开始参演那部武打电影中的主要男配之一,追杀主角的侍卫首领,本来打戏最多,看来秦导为了加自己的戏份把他的掐掉不少。吴绍波也是武术队出身,认识不少社会上的三教九流,有点江湖大哥气,被惹火了就要找帮兄弟来揍人确实符合他的风格。

  另一个手下是去盘问了被抓住的那人,凑在韩辉小叔耳边低声说了几句,韩辉的小叔微微皱眉,“小辉,你在和广华娱乐的凯文抢辛悦?”

  韩辉坐直一点,嘴硬道,“没有,我长这么帅,想要女人哪儿用得着和人去抢?是辛悦自己没看上凯文,看上了我。”顿一顿问,“难道今晚的人是凯文派来的?”

  周寅听了这话终于放心,他就觉得片场那几个人没可能一路追到这儿来呢,看来是韩辉自己惹的事儿,刚才算是救了他,正好还清人情,两不相欠。

  韩辉的小叔不理他的狡辩,只是很客观的告诉他,“凯文认为你抢了他的人,今天那几个打手是得了吩咐要打断你腿的,幸亏你运气好,带回来个身手不错的人。这件事没有彻底解决之前你不能自己住了,搬去我那里,最近不许单独出门。”

  韩辉立刻愁眉苦脸,“不要啊,小叔!我自己住可以,我以后会小心点的。拜托,我不习惯和别人一起住。”

  他小叔不为所动,“不行,你爸爸能让你自己回国,就是想着这边有我照顾你,今天是侥幸,要是再有下次让我怎么向你爸交代?”又转向周寅,“你叫斯楠是吧,今天多谢你了,要不要我派人送你回家?”

  周寅摇头,“我不回去。”

  韩辉的小叔自从知道他是个还在学校读书的学生,态度就和气不少,“和父母有什么好置气的,年轻人别太任性,你虽然这么大了,但离家出走几个月他们肯定也要担心,还是回去继续读书吧。”

  周寅,“谢谢提醒,不过我家里的情况有些特殊,我不能回去。”因为身上裙子还没脱,所以依然保持着淑女的风度,款款起身,“既然事情已经搞清楚,那我就先走了。”

  走出几步忽然想起一件事,一摸口袋,顿时停住,僵硬转身,问韩辉,“你需要保镖吗?”

  韩辉张嘴,“啊?我——”

  韩辉小叔插口问,“怎么,没钱了?”

  周寅很不好意思,“换衣服的时候太匆忙,钱包掉在片场的更衣室了。”钱包里是他的全部财产,被捡到的人原样归还的可能性很小。

  他是个稳妥仔细的人,从不曾出过这样的疏漏——穿着身裙子,口袋里一个钱都没有!

  周寅实在窘得可以,说着话雪白的耳根都有点微微泛红。

  现在出去就得露宿街头,天亮了也没辙,想跟公车司机说几句好话搭个免费车去片场都不行,就他这模样,一张嘴肯定会被人当成变态赶下来。

  韩辉的小叔看着周寅,发现新大陆一样,气定神闲的脸上竟然露出丝戏谑,眼中闪动着兴味,忽然说道,“你如果真的身手不错,我倒还需要保镖,你可以来我这里?”

  韩辉终于反应过来,立刻阻止,“小叔,你怎么和我抢!我还没说不要呢!斯楠这么厉害,有他跟着,我就不用搬去和你一起住了!”

  周寅感觉他说这话的时候好像朝自己使了个眼色,心里有点奇怪,便没有多作声。

  韩辉的小叔不答应,要他立刻收拾东西走人,周寅这个刚上岗的保镖也跟着一起去。

  韩辉好像是有点怕他这位小叔,他小叔不动声色和他说话时他还能回两句嘴,他小叔微微一沉脸,他就老实了,乖乖去收拾东西,叫上周寅,“我肩膀疼,你来帮帮我。”

  周寅刚想说我光应聘保镖,没想当你的私人助理,就听韩辉接着说,“顺便给你找身衣服换换。”

  这周寅就说不出拒绝的话了,他虽然穿女装并没有压力,能够做到穿什么像什么,但也不愿意总穿条裙子到处乱晃,于是从善如流,跟着韩辉进了卧室。

  韩辉的卧室连着一个很大的衣帽间,一整面墙都是衣柜,他拉开一侧的拉门,从里面随手抓出套衬衣长裤扔给周寅,“正好最近没买衣服,只有我穿过的,你凑合吧。”

  周寅接过来,发现是洗干净熨烫好的衣服,笑笑,“没事,我不介意。”

  韩辉虽然没有他自己自称的那么帅,但也年纪轻轻,高大精神,除了脾气差点没别的大毛病,在周寅这样的同性恋眼里还是有些可取之处的,那感觉就像平常男人看女人,韩辉这个水平的虽然还算不上大美女,但小美女还是够格。

  现在不过是穿穿小美女的衣服,周寅自然是不会介意,直接脱了身上的帽衫裙子,开始换韩辉的衬衣和长裤。

  韩辉拿出个小牛皮的旅行袋,开始胡乱往里面塞衣服,一边塞一边低声说道,“这几天你尽量跟着我,离我小叔远点。”

  周寅正在低着头单脚套长裤,听他这么说就抬头问,“为什么?我看韩先生人挺好,应该不会为难我吧,刚才他还劝我回家呢。”

  韩辉用看小朋友的眼神看他,“你个学生懂什么,社会上的事情复杂着呢!我小叔是什么身份,没事为难你不是掉价吗,你只要别得罪他他就不可能为难你,但是他有可能会看上你。”

  周寅挑眉,“看上我?”

  韩辉哼一声,“他经常会找有点名气的小明星陪他,都是男的。你虽然不是小明星,但是长相不错,还是小心点吧。”

  周寅愣一下,随后灿烂一笑,觉得这位说话很冲的大少爷其实人还不错,“知道了,多谢你特意提醒我。”

  韩辉大概不习惯被人这样谢,僵着脸,“走了!还有,别乱叫,我小叔不姓韩,姓佟,他叫佟翰。”

  周寅“哦”一声,小叔为什么和侄子不是同一个姓他不知道,但佟翰的大名他却知道,那是娱乐业一位举足轻重的大老板,只是非常低调,极少能看到关于他的报道,没想到这么年轻。

欢迎大家访问:悟空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wkbooks.com/book/45777/54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