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怎么会这样?”看到自己妹妹变成寄生体的一刹那,张逸飞心下讶然。亲,百度搜索眼&快,大量小说免费看。

  他在联系不上妹妹的时候,不是没想过这种可能——但是怎么想,都感觉这种可能性,或者这种事情发生的概率太低了。

  寄生体有多少个?封城几十万人,一共才几百个。平均下来差不多1000个人里面,才会有一个寄生体。

  这种概率非常小的事件,怎么可能连续发生在同一个家庭上,如果不是亲眼所见,张逸飞很难相信——他甚至在这一瞬间都想不明白,这到底是巧合,还是那个二首领设计好的?

  看到妹妹在台上演讲的刹那,张逸飞心中的情绪真的可以用五味陈杂来形容——先是震惊,后是不敢相信,再又思考原因,再后来知道无论是什么原因,发生了这种事情,那就只能接受现实,所以,接受现实后也就只剩下了感伤。

  妹妹小时到大的一幕幕,出现在了张逸飞脑海里——那个乖巧文静的小女孩,学习很好,不爱说话,有时喜欢看言情小说……

  想到这些让张逸飞喉头有点发涩,但是被他一口口水给咽了下去……

  在他确信了末日传闻的时候,他就有想过家里人可能会死去,之后所做的一切除了为了自己的那部分外,也全是为了他们,可想不到这一切来的还是这么的快……

  在张逸飞看来,真正被寄生的人,那些遵从母皇意志的寄生体们,除了拥有人类的记忆之外,早就丧失了灵魂和人格。作为人类的那部分已经死掉,自己的妹妹,也是已经死了。

  眼前的这个,只是读取了她记忆,和她长相一样的另一个生物。

  张逸飞原地感伤了没有太久,可以说那刹那的回忆还有喉头的梗塞,只是短短的数秒钟。数秒钟之后,他就把这一切情绪都收回到了心里,七岁那年,他就告诉自己男人一定要坚强了。

  既然改变不了,那就要面对现实——家里还有人在等自己,自己,也还有很多事未做。

  叹了一口气之后,张逸飞转身离了开去——在高台上那个寄生体发现自己之前。

  ……

  他并没有想动手杀上面的寄生体为自己妹妹报仇,除了情感因素外,成功率不高是一个原因,而且危险性也过大。

  寄生在他妹妹身上的不是劣种,因为劣种是不敢这么大张旗鼓的,更不会配合寄生体去完成他们的混乱计划——如果可能的话,他们只会破坏寄生体的计划。

  所以,她是有组织的寄生体,而大学城是目前他们比较活跃的区域,整个大学城之内,怕不是有七八个以上的寄生体存在,而除去这点,他们掌握的人类力量也过大,张逸飞想动手就很难逃得掉。

  而且,就算逃掉了,自己在封城那边的也完全不能交代了——被组织知道了,那他封城的一切可能都会毁掉,包括那些剩余的家人。

  而除去这两点根本没法动手的因素之外,还有一点也很关键——那就是现在的张逸飞根本杀不死甚至打不过他的“妹妹”,因为那是一个队长级的寄生体。

  两人真动起手来,他绝对不是对手。

  这么多因素加起来,他唯一的选择就只剩下了离开。

  这趟行程,没有任何的结果,但是也不是毫无意义——起码他知道了真相,也在路上见识到了沙粒之丘。

  不过这一切都改变不了他目前糟糕到了极点的心情,一路回去心里都木木的。大概上天眷顾,在离开校园,离开大学城的时候,正想找人发泄的他,撞上了一个不错的发泄对象。

  在大学城边缘的一个巷子末尾,他撞见了两个男人,他们正想把四个昏过去的姑娘,抬进商务车。

  张逸飞鼻子灵光,老远就闻到了**的味道——眼前的一切不言而喻,校园守护的再好,也有得手的流氓,这四个女孩看年纪应该都是大学生,只要被他们抬走,那她们以后的生活就真的很难见天日了。

  张逸飞虽然不是一个正义感爆棚的人,但是现在恰好碰到出气筒,而且是那种不会让他有任何愧疚感的出气筒,那他就绝对不会客气了。

  “呵呵,哥俩,出现的可真是时候。”张逸飞看到俩人,快步上前……

  而那俩也并不怂包,一人一把短刀也是冲了过来。

  这场战斗的结果,自然不言而喻,过程也乏善可陈。

  ……

  把两个流氓的尸体丢在路边之后,张逸飞看了眼四个女生,想到了自己的妹妹,索性也就好人做到底,把她们扔给了大学城临近的“保护妹子”的团体。

  随后再回到原处,他也就开着那破的不能再破的商务车离开了。

  对郑城在没有什么留恋,张逸飞驱车返回封城——高速公路已经断裂是不能走了,张逸飞只能拐进省道里面行驶。

  原本3个小时的高速行程,因为省道的路况和路程问题(省道一般都比高速费时费力),花了他差不多五个小时。五个多小时后回到家中的时候,已经快三点了,洗了洗澡上床之后,他累了一天想睡觉,却离奇的睡不着了。

  曾经被劣种袭击,肚子捅穿都能大吃海喝,安然入睡;曾经开会被大首领二首领一起审讯,“同类”全部当面被杀,生死悬一线回家都能安然入睡的张逸飞……第一次失眠了。

  翻来覆去的,一闭上眼睛,他就想到自己的妹妹,睁开眼睛就会想怎么跟二叔二婶说,想二婶能不能承受得住丧失子女的痛苦这个问题……

  翻腾了一个多小时没睡着,张逸飞也索性不睡了,起身套上个大裤衩子之后,就穿过客厅来到了自己的健身房之内。

  他身体能这么壮,肯定不光是天生的原因。

  张逸飞家是在郊区,封城南郊的一个大独院,屋里布置的不好,但是好在够大。

  健身房是他买房的时候就腾出来的,里面不比正经的健身房有那么多器械,就一些哑铃杠铃和垫子之类的,器械的话就有一个跑步机。

  来到健身房之后,他把哑铃和杠铃全部拧满铃片,但是拿在手里还是很轻。最后他干脆一手一个,把杠铃当了哑铃用才起到一些锻炼效果。

  深蹲推举……甚至是扛着杠铃在跑步机上奔跑……

  运动让张逸飞疏解了心里的一些烦闷,直到跑步机被他跑坏掉,他才感觉到时间的流逝……

  “妈的,质量真差!”张逸飞本身人高马大,虽然身上没赘肉但是也有一百七八十斤,再加上他那接近四百斤重的杠铃(杠铃片的标准配置最大号的是红色大型25公斤,也就是50斤,一边一个正好一百斤,举重世界记录,无论抓举还是挺举都是200多公斤,也就是五百斤左右),前后加起来五六百斤在跑步机上跑,跑步机也是很难不坏。

  “看来以后要弄一些特制器械了。”把手中嫌轻的杠铃扔在地上,张逸飞知道这些普通器械已经很难满足他的锻炼需求了。

  寄生让他的身体素质大涨,他家里的器材都是他以前锻炼的,杠铃片根本不够用。那些器械材料也得更新一下了,等安置好肉食厂那边的事情之后,他想把自己被寄生后的身体,锻炼到极限。

  只有掌握住力量了,才能让他更放心一些。

  虽然这力量也许在二首领和沙粒之丘面前并没有用——但是在其他时候,可能会给他更多的主动权。

  ...

欢迎大家访问:悟空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wkbooks.com/book/60187/25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