,!

  有了这个认知,秦宁馧接下来的日子虽然难熬,却总算看到了希望。再加上记挂娘亲和幼弟,她心志日益坚定,反倒开始留意起外间的动向。

  潜意识里,她总觉得可以通过此举找到某些机会。毕竟,不是所有的人都会喜欢秦宁馨,也不是所有人都会喜欢姜泽和谢琳。但凡她能抓住机会,提前出宫并非没有可能。

  至于她为什么没将希望放在秦宁馨身上,理由还用说吗?若她能顺利出宫,必然是姜泽授意,可秦宁馨父女已经打算趁着他爹失势夺权了,她出宫后,又能有什么好下场?

  磨难让人快速成长,有了近段日子的经历,秦宁馥对秦老太君和秦宁馨彻底不抱希望——连嫡亲的曾祖母与堂妹都靠不住,秦氏的族人就更不用说了!

  且说到底,给秦氏带来这场危机的是她父亲,偏他父亲现在生死不知,万一姜泽直接下旨,秦氏族人瞬间倒戈,只怕族人们会将气全都撒在娘亲和弟弟身上,那她娘亲和弟弟还能活吗?

  秦宁馥的思路没错,姜泽虽还没正式下旨,但秦家已经解禁,族中长老嗅到风向,又怎么会给秦羡渊的妻儿好脸色?

  从一开始,秦氏长老将人接到宗祠就是几手准备,一则是防止秦羡渊狗急跳墙,一则为了朝廷追责,一则防备着事情反转,秦羡渊回来找他们算账。

  到如今虽三者全都不曾发生,但秦羡渊带累全族,几乎让族中产业全都折损殆尽、险些让秦氏灭族总是不争的事实,族人们能不恨吗?

  严格意义上来说,事情虽不是二人直接做下的,可作为秦羡渊的家眷,他们享受着优渥的生活,在秦羡渊逃匿之后,难道不该承担族人们的怒火?

  朝廷律法还讲究连坐呢,将他们算计在内,那不是应该的么?有性子冲动受不得气的,甚至恨不得直接将二人打死才好!

  还是秦羡渔出手,二人才侥幸有条活路——就连秦羡渔这个原本与秦羡渊有仇的都能大度原谅,秦氏族人自然不好多说什么。

  可即便如此,秦羡渊一支仍是被除了族的,且事情并未就此结束。

  姜泽想要重用秦家的意思甫一表露出来,不明就里的其他长老和族人还罢,秦充第一个坐不住,“阿渔啊,你还是赶紧拿个主意吧,秦家能逃过此劫不易,总不能再一头栽进去呀!”

  秦充愁眉苦脸的,若秦家暗地里不曾投靠蔚家军,自然没有如今的烦恼,可问题是秦家早就做了选择,天晓得姜泽是怎么想的,难道他不知道秦家与谢家并皇室有仇?难道他以为秦羡渊这个上任族长下台了,秦家就能完全为他所用?

  其实姜泽会这么想也没什么错,利益攸关,本就没有永远的敌人,更何况事关全族。再加上这段日子秦家人被关的怕了,姜泽能放过秦家,免了秦氏一族抄家流放的命运,秦氏族人不正该感恩戴德么?

  事实上也是如此,跟谢家并谢琳母子结仇的,是秦羡渊父亲秦彦这支,与旁支的人本身就没多大关系,以往能同仇敌忾,全因秦羡渊是族长。

  但他这个族长在位期间,非但没对谢琳和姜泽下手,还与姜衍之间的关系处得极为糟糕,且愧对全族,他们为什么还要坚持原来的立场?大家又不是傻的,有好日子谁不想过?

  秦羡渔微微一笑,安抚道:“充叔祖且先别急,事情远不到那个地步。”

  “话可不是这么说的。”秦充急得脸都红了,吹胡子瞪眼道:“你名字不在秦氏族谱上自然可以不急,可老夫是秦家人,还有一大家子指着老夫过活呢,那位可不是什么好相与的,总不可能直接拒了!”

  “那充叔祖是打算直接答应了?”秦羡渔笑眯眯道。

  秦充直接挥着拐杖打他,气咻咻道:“臭小子,让你信不过老夫,让你套老夫的话!老夫要真想答应,还用的着来跟你商量?”

  秦羡渔侧身躲过,忙赔礼道:“好了好了,是我的错,您老人家先别生气,气坏了身体可怎么办?还有一大家子等着您吃饭呢。”

  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秦充皱了皱眉,觉得他话中有话。

  秦羡渔给他斟了杯茶,摆正神色道:“儿孙自有儿孙福,我说您老人家累不累啊?秦羡鸿和秦宁馨是什么人,您心里有数吧?族中上下就没几个不知道的,且皇家人本来就不是好相与的,大家也心里有数,若这样还是有人欢欢喜喜接受,您要是强行阻拦,那不是断人前途么?”

  秦充闻言怔了一下,“那总不能不管了吧?”难道要眼睁睁看着族人往火坑里跳?

  “要怎么管?”秦羡渔摊手,“大家有手有脚,有父母有兄弟,其他的族老已经答应了,您一个人能拦得住?就算拦住了,大家能心服口服?”

  秦充张了张嘴,老眼中划过一抹失望,“可我是族老……”

  秦羡渔无奈的看着他,秦充的话自然而然止住了,旋即又道:“你就没有别的办法?”

  “树大分枝,个人有个人的缘法,拦是拦不住的。”秦羡渔认真看着他,他倒是不觉得有什么心痛的,早在被除族的时候,他就知晓家族指望不上。

  当时的事情他姐虽有责任,但却不是主要责任——没能看清谢琳的真面目,他姐固然眼瘸,可谢琳的一举一动,又不是她姐一个内宅妇人能完全掌控的,就算能,那圣元帝呢?

  这总不是他姐能控制的吧?家中女儿和已经有婚约的皇子私下来往,当爹的能心里没数?说到底,谢琳与圣元帝之所以能勾搭成奸,脱不开谢正清放纵的功劳,没准他还在后面推波助澜了也不一定。

  可族人将错处全都怪到他姐身上,还要将他们除族,凭什么呀?真有本事,就应该打上谢家,直接找谢正清要说法!不都说子不教父之过么,这其中分明就有谢正清的功劳,且他当时还没升职呢!依照秦家的实力,还怕不能将谢正清怎么样?

欢迎大家访问:悟空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wkbooks.com/book/62666/809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