虽然一心想见到孩子,但是在去王家的路上,她已经渐渐相信王奇的话,饶是如此,尽管可能是个火坑她也去了,因为有一点能够见到孩子的可能,她就不愿意放弃。

  看到王飞飞坐在沙发上,她只是一愣,心里失望极了。

  “我应该说过,这孩子需要和我生活一段时间,这是我当初愿意贡献的条件。”

  叶水墨语塞,对方如果真的当过父母,就会懂得,没有一个母亲会眼睁睁的看着孩子在外面而不担心的。

  “你不怕吗?等下次她再有问题的时候,我可就不再帮忙了,倒时候孩子有任何问题,都是因为你这母亲做得不好哦。”

  “不是。”叶水墨就是被这点抓得死死的,她艰难开口,“我不会再来了。”

  王飞飞笑笑,对保姆说,“把团子带来。”

  团子?这人怎么还没有死心,叶水墨心里很不开心,但是因为和目前的情况比起来这种口舌之争反而是小事,所以她没有说什么。

  保姆把劲宝带来,一看到麻麻,劲宝就要跑过去,却被眼疾手快的保姆拦住。

  “你干什么!”叶水墨呵斥。

  她和叶淼呆久了,生气的时候也很可怕,保姆只好求助般的看向王飞飞。

  “团子,过来这边。”王飞飞拍拍身旁的沙发垫。

  叶水墨才不相信劲宝会真的过去,她贪婪的看着孩子,这几天过去了,她有种度日如年的感觉。

  没想到的是,劲宝稍微犹豫之后却朝着王飞飞的方向走。

  要说一瞬间没受到冲击是不可能的,毕竟总是有人在耳边说着血浓于水这种花,有时候他也在想,或许王飞飞身上有着吸引劲宝的,名为血缘的关系。

  一瞬间,她都快动摇了,但是看到劲宝眼巴巴的样子,却忽然懂了,这孩子怎么会舍弃她呢。

  劲宝眼巴巴的瞅着妈妈,她很想到麻麻身边去,但是怪阿姨说了,如果她乖乖的,那就让她回家。

  她想回家,可以回家的话,蛋糕也可以不吃的,甜品也可以不吃的,下次再看见那些白大褂叔叔阿姨的时候,她也会更乖巧的。

  “团子,好好和阿姨打招呼,她要走了,要做个乖小孩。”

  “不是阿姨,是麻麻。”劲宝这一点很坚持,边伸手指着王飞飞,“是阿姨。”

  王飞飞气笑了,若有所思的看着叶水墨,“看来有人居然瞒着孩子呢。”“我没想过要瞒着她,我自己也是被叶家养大的,我虽然不是叶家的小孩,但是知道真相后,大家还是把我当成家人,所以我对劲宝也是这样,等她再长大一些,我会通通

  都告诉她,”

  王飞飞也不准备在这个时候让劲宝知道,毕竟孩子现在还小,知道这些说不定都没办法理解,所以说也没用,她换了话题,“那么,现在你可以走了。”

  一听走,劲宝立刻跳起来,难道麻麻不是来接自己走的吗?

  “团子乖哦,我确实说过你麻麻会来接走你,但我可以放你回家,就看你麻麻愿不愿意接你回去了。”

  劲宝直勾勾的盯着麻麻,就算脖子抬得很酸也舍不得不看,小书包她已经准备好了,背了就可以走!

  “王飞飞!”叶水墨怒,“她还是孩子,为什么要利用她?”

  难道把一个孩子耍得团团转真的那么有趣吗?

  “记住,不是我利用她,会导致这一切后果的人都是你,试想如果你不是妄想来挑战我的底线,我又怎么会礼尚往来!”

  叶水墨恨不得立刻给这女人一个拳头,把人打倒外太空永远你没办法再回来地球!

  不忍看着那双期待的眼眸,她转身就走。

  “麻麻!”

  劲宝大喊,她看得出来麻麻要走了,但是她还在这里啊,得把她带走才行。

  “劲宝,记得妈妈说过什么吗?总有一天,我会接你回家。”叶水墨狠狠的看着王飞飞。

  她一走,劲宝就要追,王飞飞示意保姆放手,反正只要她能救劲宝,那么叶水墨就不敢带走劲宝。

  叶水墨刚跨出门,大腿就被追上的孩子抱住了,劲宝挤入她双腿之间,撒娇,“麻麻,麻麻,还有我!”

  那一声委屈的呼唤差点让叶水墨泪如雨下,她仰面看天,努力不让眼泪流下,至少不要让孩子看到才行。

  “还不走?想留下来吃午饭?”王飞飞在一旁凉凉道。

  叶水墨一顿,狠下心把孩子抱起放在一边,大步流星往外走。

  “麻麻!你说过要来接劲宝的,是不是劲宝不乖,你不想要我了。”

  “不是!”叶水墨听得心都要碎了,“你是世界上最乖的孩子!麻麻很爱你。”

  劲宝不明白,她是麻麻的孩子,可是麻麻好不容易来了,她也有乖乖的听话不哭闹,可是为什么还不能回家啊。

  她仰头,“那麻麻,我什么时候才能回家?”

  这样的问题如何让叶水墨再离开,她一把把孩子搂住,“现在就走!我们现在就回家。”

  王飞飞出声,“这样好吗?你想害死这个孩子?你说对这孩子有满满的爱,但却选了一条完全错误的路。”

  叶水墨身体抖了抖,感受着圈着脖子的手不安的缩紧。

  劲宝也在害怕,害怕麻麻再一次把自己送回来,她会被怪阿姨打手心,还会被凶凶的阿姨关进黑黑的地方。

  索性,叶水墨只是顿了顿,带着孩子跑了。

  王飞飞眯着眼睛望着两人消失的地方,现在她还没有搞定马俊,所以不能更堂而皇之,不过以她对叶水墨的了解,最后孩子一定会回来的。

  叶水墨抱着孩子冲回家里,连续把家里窗门都反锁了,然后才抱着孩子坐在沙发上心有余悸。

  劲宝回到家了很高兴,她也很赞同麻麻都把门窗都关起来,这样那些坏阿姨怪阿姨就都进不来了。叶水墨抱着孩子发愣了会,才惊觉孩子没吃午饭呢,赶紧去做点东西,自从有了孩子,为了避免老公不在家发生她和孩子都饿死的惨剧,她学着做了些面食,都是叶淼在

  旁边手把手教导的,至少能过关。

  因为怕做饭会花费一点时间,所以她还拿了甜品给劲宝吃。

  等做饭途中出来看看孩子,发现甜品没动,这可太奇怪了,走近一看,发现不是没动,而是蛋糕中间加心奶油水果的地方被挖空了,但是外面蛋糕还是玩好的。

  “劲宝不是最喜欢这个蛋糕了?”

  劲宝低头,有点犹豫,半响才说:“我少吃点,会好好节约,这样就能留在家里了。”

  “说什么呢。”叶水墨笑,捂着面颊回到厨房,蹲在角落里哭。

  叶淼今天回家很晚,他正在游说马俊,只要马俊不和王家联合,那么王家就完全兴不起风浪,不过马俊不是傻子,这样只能看哪方面的利益大了。

  输入密码,听到门锁开的声音,但是门却开不了,只有一个原因,那就是门从里面上锁了。

  为什么要这么做?他搞不懂,只好按门铃,按了三声门铃都没人开,一般如果里面有人的话,三声也足够来开门了。

  能开门进去的也只有他们两夫妻而已,他给老婆打电话,隐约听见屋内传出来的电话声,但依旧没人来开门,

  他,一个集团的总裁,此时站在门外进不去家里……

  认命绕了一圈,只有一扇窗户没上锁,刚好够一个成年男人进,虽然他的身形要进去有点困难,不过也不是不可能。

  把公文包放下,他往身后看了看,确定没有人路过把他当成私闯民宅的小偷,然后才脱下外套,把袖子挽起来,艰难的爬窗。

  落地,隐约还能看见有人坐在沙发上,走近一看,一大一小挨着睡得很香。

  一瞬间,他忽然理解为什么妻子要把门窗都锁好了,虽然理解了,但是心却更疼了。

  把孩子抱回房间,再回到客厅,梦里的人不知道在呓语什么,十分不安的。

  他伸手探着对方额头,沿着面颊抚摸,叶水墨一个转身把他手上压在面颊之下。

  掌心传来细腻的触感,叶淼索性坐下看着她睡,身旁的人已经很久没有好好睡一次了,他又何尝不是。

  眼皮支撑不住困意,他就这这种姿势睡了。

  叶水墨做了个梦,梦里偏偏发生了她最担心的事,因为她的任性,故意把劲宝留下,结果劲宝生病了。

  那个梦境太真实,真实得她记住那是个冬天,还是那间病房,雪在外头飘飘洋洋的,她去关窗,结果发现下的不是雪,是血,再回头,孩子已经不在了。

  猛的睁开双眼,四周是熟悉的景色,没有关窗,清晨微凉爽的风吹进来,梦里的一切都没有实现。

  她记得把孩子带回来了?那孩子呢!

  霍的坐起,看着自己枕着的居然是老公的手,也不知道对方是什么时候回来了。

  紧张的情绪稍微和缓,无数次告诉自己那只是一个梦境之后,堵在心头郁闷得要爆炸的感觉消退了不少。

  叶淼还在睡,她去房里看了小劲宝,去洗了把脸,然后坐回沙发独自思考。

  现在她已经把小劲宝带回来了,之前之所以王飞飞答应会救劲宝,是以她要和劲宝一起住作为条件,从这一点看,她是失信了。

  但就算失信,她也没有后悔,劲宝是她的孩子,只能够和她在一起!现在再把孩子留在家里,可能有两点,第一点对方走法律途径,到时候谁都知道劲宝的身世,她也不希望孩子小小年纪就遭遇这种事,而第二种,就是孩子再病发。

  :。:

欢迎大家访问:悟空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wkbooks.com/book/63131/2759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