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他眯了眯眼,还未回过神来,右侧身后便已然传来一阵轻轻的脚步声,他蓦地一惊,猛地转头一看,书谢真人的身影便缓缓的从屋子旁边走了出来,映入了他的眼帘。

????“看来书谢真人很喜欢在这种关键时刻出现啊,在这么紧要的生死关头救人于水火危难之中,怪不得,他们一个个都对你感激涕零,恨不得为你出生入死,甚至不惜付出性命!”寒烟尘冷笑一声,酸酸的出声打趣,语气满满嘲讽。

????“陛下又何需对我冷嘲热讽,如今你已经得到圣天石,南空浅和渡笙镜也在这里,你只要带走南空浅,你便彻底集齐了人间九灵,回到魔界之后,你就可以带领魔界众生,突破封印,重现人间了。”书谢真人轻轻一笑,随即很认真的看着寒烟尘道。

????寒烟尘闻言目光一颤,“你的意思是,你要把圣天石和渡笙镜给我?”

????“给不给,又能如何?你既已下定了决心要拿到圣天石和渡笙镜,那我再用力阻拦,也是无济于事,反而,还会伤及无辜。”书谢真人说罢,目光瞥向了他们,看着结香腰间的血痕,他的目光忽地就闪过了一丝于心不忍。

????寒烟尘顺着他的目光看去,视线也落在了黄长老结香的身上,他忽然开始好奇起来,不禁扭头看向了书谢真人,问道:“为什么直到此时此刻,你都不出手救人,而是施法将时间冻结?你知不知道,如果你此时施法破解,苏卿的棱锥,可就直接刺进结香长老的身体了。”

????“生死有命,这不是我所能决定之事。”

????“那给我圣天石,让我突破魔界封印,就是你所能决定的事情了?”寒烟尘听他那句话不由得好奇,“你知道各大门派为了守护他们的镇派之宝耗费了多少精力?你知道魔界夺取血恋琴的时候,颖月派损伤惨重吗?你知道为了阻止渡笙镜落入我们手中,各大门派的掌门都已经无辜牺牲了吗?”

????“我知道。”书谢真人淡淡开口。

????寒烟尘不屑一笑,缓缓摇头,“不,你不知道,如果你知道的话,你不会这么轻而易举的让出渡笙镜和圣天石,书谢真人啊,所有人都在为了守护这一切而以死相博,甚至不惜付出性命也要阻止我们,可你呢,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,假装一副明事理识大体的样子,说什么不忍心,说什么为了天下苍生百姓,其实,你不过是为了你自己。”

????寒烟尘缓缓的走上前去,看着书谢真人的眼眸一字一句的道出了最后一句话,书谢真人顿时抬眸看他,“陛下是觉得,我冷血无情,不顾先前所牺牲的一切?”

????“难道不是吗?”寒烟尘反问。

????“那陛下的意思是,今日我要延续他们之前的所作所为,为了守住圣天石和渡笙镜,和你血拼到底?”书谢真人的这句反问顿时就让寒烟尘喉咙一顿,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句话,其实他就是想知道,书谢真人到底在搞什么鬼!他不想自己像个傻瓜一样,任他摆布。

????血拼吗?

????寒烟尘倒是不怎么害怕,他是九代魔皇,拥有强大的噬魂之力,又是天羽凤凰之身,手握圣水和凰天神诀,更何况,人间九灵现在差不多都在他的手里,若是真和书谢真人交起手来,他还真没什么可怕的,可是……即使如此,为何他在听到他那句话的时候,心里会蓦地划过一丝恐惧呢?

????寒烟尘想来想去也不明白,唯一的可能,怕是他生为天羽凤凰对于书谢真人的那种由衷的畏怯之意吧!这……也不是他所能控制的。

????“看来陛下自己也是糊涂得很,既然陛下心有疑问,那我不妨实话告知陛下,如今魔界意图夺取人间九灵,势在必得,任由万般阻拦,也不可能彻底断了你们的念想,与其继续人魔之战,涂炭生灵,倒不如放手成全你们。”

????寒烟尘不解,“照你这话的意思是,难道我们魔界冲破封印之后,就不会再有人魔之战了吗?”

????书谢真人只淡淡看了他一眼,微微一笑,“世间万物自有定数,日后的事,谁知道呢?”说罢,他缓缓的往前走了一步,往前伸手一握,南空浅整个人顿时就松了下来,一时腿软没站稳,差点摔倒,寒烟尘见他放了南空浅,心中不由得更加吃惊。

????而书谢真人缓缓的走到了南空浅的面前,南空浅看着周围一动不动的人,原本还纳闷这一切是怎么回事呢,可是当他看到书谢真人走到自己面前的那一刻,他顿时就清醒了过来,直起了腰板怔怔的看着书谢真人,“书谢真人。”

????“南空浅,我书谢,从未对任何人有所求,可今日,我想要求你南空浅一件事。”书谢真人认认真真的看着他说道,寒烟尘和南空浅闻言都不由得愣了一下,南空浅一脸惊诧和不解,但他依旧客气的对书谢真人说:“书谢真人不必客气,您请直说,我南空浅无论如何一定会帮您办到的。”

????而书谢真人顿了顿,又往前走了两步,来到了他的跟前,看着他的眼眸在他面前轻语道:“我要你发誓,从此以后,你不得再次施展先知秘术,也不得再次催动渡笙镜。”

????南空浅顿时瞪大了瞳孔,一脸的震惊和不可思议,“真人……你、你说什么?”

????“这,便是我唯一所求,希望你能答应我。”书谢真人依旧平静的看着他,心如止水,毫无波澜,可南空浅心中却是波涛汹涌,他不明白,为何书谢真人会提出这般无理的要求,难道他不知道,自己的先知秘术和渡笙镜,是唯一可以阻止魔界得到人间九灵冲破封印的东西了吗!

????“书谢真人……”他张了张口,欲跟他解释,可书谢真人却闭上了双眸,抬手示意他,“你不必多言,我知道你想说什么,只是天意如此,我无法和你解释,说起来,南家和我也算有些渊源,我如今对你提出这般请求,只是为了你好,你爹,已经不在了,而你,是渡笙镜唯一的主人。”

????书谢真人缓缓睁开的眼眸看着他,而南空浅听了他说的话,似乎也已经明白了书谢真人的意思,他视线微微一侧,便看到了站在那里的寒烟尘,看到他站在那里,南空浅顿时往屋子里看去,原本悬浮在空的圣天石,此刻已经不见了,难道……

????南空浅似乎想到了什么,只是他不愿相信,他无力的垂下了眼眸,几近不可置信的闭上了双眸,沉重的发自内心的问书谢真人,“为什么?”

????“天意如此,有些事情无法改变,只能,顺其自然。”书谢真人依旧平静的回答他,南空浅缓缓睁开了双眼,睫毛似乎有些湿了,上面还残余着些许晶莹,“所以,渡笙镜,也是他的了?”他再次看着书谢真人问道,声音有些嘶哑。

????书谢真人不语,只是默默的点了点头,南空浅不知为何心中猛地颤抖了一下,像是被什么扎了一下,忽地一下刺疼,他不可置信的看着书谢真人,至始至终都没能明白,他为何要这么做?

????可是他看着书谢真人从头到尾的镇定自若和心如止水,他好像又有些明白了,他缓缓回眸,望向了身后的一片狼藉和混乱,看着那些成百上千的黑衣裹身的魔影,看着那些在半空停留一个个面目狰狞用尽全力的弟子,看着黄长老腰间那鲜红的血迹……

????南空浅忽然之间就明白了,书谢真人这么做的用意,他目光轻颤,看着眼前的一幕,他忽地就感到了手足无措,一种深深的无力感彻底萦绕上了他的心头,愣了半晌,他终是点了点头,转身对书谢真人说道:“好,我答应你,从此以后,我不再施展先知秘术,也不再施法催动渡笙镜。”

????书谢真人微微一笑,仿佛在对南空浅的懂事而感到十分欣慰。

????在南空浅答应了他的条件之后,书谢真人便再次转身回到了寒烟尘的面前,“陛下已经拿走了圣天石,那么南空浅和渡笙镜,你也可以带走了,等陛下回到魔界之后,我自会放了所有人。”

????寒烟尘脸色顿沉,他眉头紧蹙,目光紧紧的盯着书谢真人,“你让南空浅不要再施展先知秘术和催动渡笙镜,是什么意思?你就这么轻易的让他跟我回魔界,你别忘了,渡笙镜,可是你们对付我们魔界唯一的希望了!”

????书谢真人淡笑,“陛下先前为了对付南空浅,害死了各大门派的掌门,甚至不惜以别人性命要挟,可以南空浅的本事,你们根本拿他无可奈何,现如今这个情况,不是皆大欢喜吗?有了渡笙镜,人间九灵,陛下便全部得到手了。”

????“你到底想干什么?!”寒烟尘不由得低声怒吼,“我才不信你是为了阻止人魔之战才将圣天石和渡笙镜亲手奉上,你到底想做什么?!你这么做,难道是想和我谈什么条件!?”


欢迎大家访问:悟空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wkbooks.com/book/92783/732/